最后一战?辛巴和快手终究选择了对簿公堂

继经历了此前在直播间喊话快手官方、到因为“糖水燕窝”而被封杀,再到复出后控诉快手压榨主播,限制自己直播间的流量,近日辛巴与快手之间的“大戏”又迎来了高潮。日前根据天眼查公布的信息显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两条开庭公告,分别为辛有志与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相关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以及时诗与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相关网络侵权责任纠纷,审理法院均为北京互联网法院,并且该案将于明年3月开庭。

b90e7bec54e736d17d82ec30dbd6d5cbd4626980.jpeg

而辛有志与时诗,则正是辛巴和他的徒弟“时大漂亮”,此次双方即将对簿公堂也被外界解读为,辛巴质疑快手方面为了挣钱暗箱操作,他与旗下主播的流量都被平台控制,要通过法律手段来讨说法。


当然,辛巴方面可能并不想与快手全面“开战”。针对日前辛巴、时大漂亮与快手的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事,辛选公司方面近日回应称,这其实是“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的一个正常处理流程,并不是真的“告平台”了。


“网络侵权责任纠纷”需要到法庭上解决,所以这到底是不是“告平台”,最终解释权无疑在辛巴手中,但相信广大吃瓜群众心里也有杆秤。但此次辛巴与快手之间的纠葛或许并非因为“糖水燕窝”事件,而是在2019年4月,彼时辛巴和散打哥围绕“快手一哥”展开了一场传遍全网的骂战。

164027188397QQ截图20210329163631.jpg

在这场骂战中,辛巴也贡献了“快手,我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的类目当中,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这样的“金句”主播公然叫板作为运营方的平台,这可是国内互联网行业历史中并不多见的一幕,在此之前,大V与平台之间的斗争往往都在台面下,即便最终双方一拍两散也基本会保持体面。


此后就是今年6月,也就是辛巴在经过“糖水燕窝”事件被短暂封杀后,又一次向快手方面开炮。当时他自曝买流量花了2500万元,但1个小时后观看人数却只有80万,并且除了直播要花钱买流量外,辛巴还表示发布宣传视频也是如此,想要达到6000万的播放量、买流量就要花费200万元。此外据他透露,快手的“不公正待遇”还包括其他主播获取粉丝关注只扣2元,但却扣自己6元钱,平白无故多出了2倍的成本。

2934349b033b5bb5fa115db077554f30b400bccd.jpeg

事实上,快手“刁难”的不仅仅是辛巴,在其生态中所谓的六大家族都在“打击范围”之内。据快手另一头部主播“二驴”表示,这是因为“官方现在改变了规则,流量都分散了。官方希望培养出10个400万的账号,而不是1个4000万的主播”。


昨日因成今日果,与抖音采用推荐算法机制驱动的中心化流量分发不同,快手创立之初所用的是“无为而治”的运营模式。即不对用户做任何刻意的事、对产品保持极度克制,以及让社区生态自然生长,同时这也是快手的产品哲学,并且此前也凭借着用户驱动的模式在“五环外市场”快速成长。

v2-2c9a9d427e434164da26c78e028196e7_720w.jpg

然而这种运营模式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凭借着私域流量的加持,头部主播迅速开始家族化,并构建起了流量壁垒。甚至于在2019年的时候,快手直播的GMV为400-450亿元,但仅辛巴家族直播带货的总GMV就高达133亿,占其全年总量的近三分之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快手和辛巴已经构成了利益共同体,而这可能也是后者能够在被封杀后还重新复出的关键。但同样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辛巴的“野心”在快手看来或许太大,并且攻击性也很强。


但是快手作为公共平台,却是要遵守社会公序良俗的,而自家的代表性主播即便不爱惜羽毛、甚至主动挑事,这显然也是快手方面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更为重要的是,辛巴不止是主播、他更是辛选的老板,并成功打通了供需两端,建立起了一个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喊出了“要做出能跟快手打仗的上市公司”的口号。所以不难发现,辛巴的商业企图是跳出快手这个体系,来打造独立的商业矩阵。

v2-811b7d8b9ff5b4bd1d4abebb877b0fed_720w.jpg

所以快手要“去辛巴化”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要将分蛋糕的权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对于如今开启“信任电商”战略的快手来说,不受管控的头部主播几乎等同于定时炸弹,更别提辛巴此前还曾有过与合作品牌荣耀翻脸的历史。因此在平台“削藩”的背景下,辛巴这样让快手又爱又恨的人物,或许就只有慢慢出局这一条路可选。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如今辛巴选择与快手对簿公堂,或许不仅是双方矛盾的集中爆发,也是辛巴在“去快手化”上需要走出的一步。身为“老铁经济”的代表,从快手成长起来的辛巴身上的“快手色彩”过于浓厚,他能够几起几落而不倒,是因为与粉丝之间建立了一种牢固的情感连接,自诩“农民的儿子”为自己建立了亲民的人设,而为粉丝谋福利的举动则更是让粉丝认为辛巴是“自己人”。

164117391528QQ截图20210329163734.jpg

然而这些辛巴的粉丝还兼具了快手用户的双重属性,所以此次的诉讼可能就相当于是辛巴在向他的粉丝群体宣布,要进行一次“二选一”的测试。如果这些粉丝真有厚厚的粉丝滤镜、人均“认人不认平台”,那么凭借着有完善供应链体系的辛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辛巴真有从快手“出走”的可能。


当然,也不排除辛巴此次的真的是想破釜沉舟、试图真真正正的“退网”。毕竟如今电商直播领域的主题,是在雪梨、林珊珊之后,作为代表性人物的薇娅,刚刚因为偷逃税被追缴并处罚款13.41亿元。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踩(0)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