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吹响Clubhouse本土化号角,但他能火吗?

在新春佳节到来前,来自硅谷的美国语音社交产品Clubhouse因为“带货天王”Elon Musk的亲自站台,走上了火爆全球的阳阳关大道。一时间Clubhouse的邀请码更是出现了“洛阳纸贵”的情况,大量用户为了跻身这个来自硅谷的“上流圈”,而一掷千金。

v2-755d952d76dd4bdc1080fc0b4858192c_720w.jpg

就在Clubhouse火爆的同时,将这一产品引入中国的声音也开始同步出现。果不其然,就在春节假期后不久,中国版的Clubhouse就如同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其中包括视频直播平台映客的“对话吧”、播客托管商 SoundOn的“SoundClub”,以及17直播创办人黄立成推出的“FAM”,也吹响了中国版Clubhouse“军备竞赛”的号角。

QQ截图20210222164815.jpg

这一众希望在国内市场复刻Clubhouse的产品之中,目前领先一步的无疑是映客旗下的“对话吧”。事实上这一众Clubhouse的门徒中,“对话吧”可以算得上是最为忠实的,其甚至将Elon Musk为Clubhouse带货的一幕再次重现。2月20日晚间,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拉上了创投圈的包凡、朱啸虎、周亚辉等知名投资人,做了一场主题为“中国能做成一个CLUBHOUSE吗?”的对话。

QQ截图20210222164808.jpg

如今在互联网行业已经显现出创新开始乏力的情况下,ClubHouse无疑是个难得的标的,因此将硅谷的故事搬到中国市场,也就是所谓的Copy To China,就成为了许多投资人所希望看的事情,而这也就成为了对话吧这个知名语音局的来历。那么问题就来了,在中国市场能实现Clubhouse的本土化,并复刻其在美国的成功吗?其实在这场对话中,周亚辉、朱啸虎、杜永波等人不约而同地给出了非常审慎的态度。


既然Clubhouse能够在美国成功,为什么在中国不行呢?在不少观点看来,这其中的原因完全可以用电视剧《走向共和》中“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的这句台词来解释。在某种程度上来说,Clubhouse依靠的“财富密码”既是其腾飞的关键,同时也桎梏了它的未来。

QQ截图20210222165034.jpg

让Clubhouse火遍全球的一个重要因素,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是因为其所强调的的小众化和封闭化的产品标签。至今仍仅提供iOS版本,以及仅支持邀请码的特质,在无形中就营造出了一个相对独特的圈层,而这也使得拿到Clubhouse的邀请码,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给予用户一种跻身互联网“上流圈”的感觉。


当然,Clubhouse可能是普通用户距离大佬最近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与Elon Musk、小牛队老板Mark Cuban、演员Kevin Hart、嘻哈歌手21 savage等,平日里只能在新闻中看到的这些人进行交流。同时在产品逻辑上,Clubhouse的设计也很讨巧,所主打的是长期CLUB与短期ROOM的相互交集,维持了一个相对松散的社交氛围。

v2-aab70cd353917a824c3db9cd4a2218be_720w.jpg

打响中国版Clubhouse第一枪的对话吧,也选择了全盘复制的做法。尽管说,参加上述这场对话的大佬并没有像Elon Musk那么惊人的号召力,但是在国内互联网行业中依旧是大名鼎鼎,因此也成功引发了不少的关注。


事实上有观点认为,利用了名人和圈层力量的Clubhouse以及它的中国复制者,从本质上来说都是利用了人类的“错失恐惧症(fear of missing out)”,因为炫耀与存在感是后工业时代和数字时代交融期,同时也是互联网上最为显性的群体意识特征。而用户争先恐后寻求邀请码,并不是说这类软件真正击中了他们的社交痛点,而是更多抱着尝鲜和彰显自我身份与地位的心态。

v2-3ca5b404b87929ba36e30f45ade4d544_720w.jpg

当然,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将Clubhouse与目前国内的复刻版类比为早期的知乎。两者同样是以类似的“高阶人士”作为种子用户、并以知名人士作为妆点门面的超级用户,这种冷启动的做法无论是当年的知乎,还是现在的Clubhouse和对话吧,显然都是行之有效的一种方式,因此如今知乎已经走过了10年后,按理来说Clubhouse这类平台同样也可以。


不过这事儿或许还真不能只是简单的进行类比,毕竟知乎与Clubhouse们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内容方面。知乎作为一个以图文内容起家的问答社区,即便在这些种子用户或超级用户逐渐沉寂,但是他们所留下的遗迹即便到了今天也依然存在,而“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也成为了知乎的特点,毕竟无论用户来来去去,但内容总是会被沉淀下来。

006wi2TPly4gn4xqnyfa4j30m80x80ze (1).jpg

然而作为语音社交软件的Clubhouse和对话吧等作为半开放模式的社交平台,其产品形态则是“听后即焚”,因此就意味着内容的留存几乎是不存在的。这就要求平台必须不停地产生新内容来给其他用户消费,而通常同类语音平台的内容都是借助KOL来生产内容。


且不提Elon Musk的“工作热情”,信息接收效率低与关系链接弱的Clubhouse,本身其实是反网络效应的。要知道,无论是国内市场的QQ、微信、微博,还是海外的Twitter、Facebook、Instagram,他们都是大众化的社交网络,而在如今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社交平台已经演变成了一个用户数量越多价值就越高的产业。

19010767204421312313131.jpg

由于社交本身还是一个以大流量为基础的存在,所以当其缺少了流量的支撑后,纵然是再火爆的场景,也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作为基于Follow链接用户的语音社交平台,ClubHouse和对话吧如今呈现出来的特质其实都是大众社交的反面,而这一点即便是早期的知乎也并不例外。


然而知乎所选择的赛道是当时人迹罕至的问答社区,而ClubHouse与对话吧等则是在最热门的社交领域。知乎能够用放弃邀请制走平民化和娱乐化的道路,但ClubHouse和对话吧能吗?开放了的知乎依靠早期培养起来的社区氛围和先发优势,已经压倒了悟空问答,但ClubHouse则还需要面对Twitter、Facebook,以及美团本土强大的播客文化,而对话吧则不仅要解决监管问题,还需直面微信、微博,以及国内一众功能更加丰富的语聊平台。

190127507372E9042A3EF069006CB7D7682E44439CE2E373CBC8_size86_w840_h960.jpeg

所以换句话来说,ClubHouse之所以如今这么“迷人”,靠的就是邀请制这一壁垒所营造出的神秘感,以及经过了Elon Musk的“带货”后,给用户成为了互联网世界“人上人”的感觉。可一旦放弃了邀请制,从小众走向大众市场,就等于填平了自己的护城河。


当然,ClubHouse与对话吧这类平台想要成为一款小而美的产品,几乎可以说是一点也不难。不过当Clubhouse的估值已经达到10亿美元的情况下,Paul Davison(Clubhouse创始人)还能让这款软件保持现状,而映客对于对话吧的想法会仅仅只是做一款小而美的产品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踩(0)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