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Chrome涉嫌垄断,但结局如何还有待观察

反垄断(Antitrust)这个词,或许是2020年FANNG这五大美国科技巨头最不想听到的。如今,欧盟针对美国科技企业的“恶意”几乎已经摆在了台面上,并且日前有消传言称,欧盟方面相关监管部门正在制定一份最多涵盖20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黑名单”,而在这其中,Facebook、谷歌、苹果,以及亚马逊极有可能榜上有名。

3.jpg

而除了欧盟之外,根据日前央视的相关报道显示,在经过长达16个月的调查后,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对脸书、亚马逊、苹果,以及谷歌的反垄断调查迎来了实质性进展。当地时间10月6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了一份长达449页的调查报告,认定这四家公司利用其垄断地位打压竞争者和压制行业创新,并建议国会对反垄断法进行全面改革以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变化。


随着认定谷歌等企业存在垄断问题的调查盖棺定论,显然进一步的措施自然也就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划了。近日,根据美国Politico网站援引三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美国司法部在调查搜索巨头谷歌涉嫌违反反垄断法一事,就如何限制谷歌进行了相关讨论,指控其滥用在线上搜索市场的主导地位,并且检察官们正在考虑是否要强制该企业出售Chrome浏览器及部分广告业务。

20201013041100538.jpg

通常各国监管机构一旦认定了企业存在垄断行为,最常用的解决方案,要么是将其打散拆分为若干体量较小的公司,比如说在1911年美国最高法院依据《谢尔曼法案》,将盛极一时的石油巨头标准石油公司拆分成34家公司。而另外一种方法则会要求涉嫌垄断的企业将相关业务出售或者是部分出售给第三方,例如这次要求谷歌出售Chrome,来解决其存在的数字广告行业垄断和不公平优势。


虽然咋一看如今在谷歌整个的业务体系中,Chrome浏览器虽然并不是明星业务,并且相比于流媒体视频网站YouTube、占据了移动生态半壁江山的操作系统Android、谷歌赖以起家的搜索引擎Google Search,以及负责赚钱的AdX(广告交易部门)和Double Click而言,Chrome的存在感并不是很强,并且也不是相对挣钱的业务。


此前,欧盟重罚谷歌50亿美元的原因,就是其强制要求欧洲地区的合作伙伴将Google Search、Chrome与Android系统捆绑。而这一次美国相关监管部门则同样将目光聚焦在了Chrome上,由此也不难看出,Chrome在监管机构看来确实是谷歌实施垄断的重要工具。


其实对于谷歌而言,Chrome确实相当重要,其作为承载谷歌产品与服务的基础平台之一,并由于能够在移动端与Android系统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同样是谷歌手中所掌握的一个重要的入口。据市场调查机构NetMarketShare在本月初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尽管受到了同样使用Chromium引擎的微软Edge浏览器挑战,Chrome目前依然是最受消费者欢迎的浏览器产品,其在这一市场更是占据了69.94%的份额。因此如果再加上其他使用Chrome内核的浏览器产品,或许这也正是导致其被美国监管机构认定为垄断的原因了。

1601991369-4806-702c6cfe1c1db02.jpg

事实上,此前针对谷歌在浏览器市场上压制竞争对手的传言从来就一点都不少。例如针对使用其他引擎的浏览器,谷歌旗下的YouTube会出现显示不全、显示错位,以及CPU占用率过高等情况,甚至于在还会友情提示用户更换Chrome浏览器。


而浏览器这一产品,其实也一直都是各国反垄断机构所关注的焦点。早在1997年,美国司法部指控微软垄断操作系统市场,将IE浏览器与Windows操作系统非法进行捆绑销售,造成了不公平竞争。而这场IE与Windows捆绑所造成的垄断诉讼,直到2009年微软方面承诺允许欧盟范围用户选择IE8以外的其他12种浏览器后,才彻底宣告终结。

2.jpg

而浏览器之所以会被密切关注的原因,首先在于无论是此前还是当下,其所代表的web端是大量用户接触互联网的核心渠道。更何况即便是在如今普遍使用移动端的情况下,用户通过浏览器上网也是极为常见的使用场景。因此称浏览器是上网的入口,显然并不为过。


其次,抢占浏览器市场也更便于部署自家的产品与服务,虽然现阶段传统的本地化应用暂时还无法完全取代,但以小程序为代表的WEB应用也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并极有可能在未来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如今Chrome在浏览器市场上的庞大市场份额,也意味着谷歌将有能力得以“实际上设定行业标准”。

u=327287857,2507243940&fm=26&gp=0.jpg

第三点则是浏览器作为数字广告的重要展示平台,一向也都是广告行业的兵家必争之地,毕竟想要追踪用户的网站访问记录就需要借助cookie的帮助,而后者也正是服务商向广告主展示广告效果的关键。然而在谷歌高举用户隐私大旗,宣布将在两年内逐步淘汰Chrome浏览器中使用第三方cookie的举动,显然对于广告行业来说并不友好。


虽然谷歌这一做法的本意,可能是淘汰cookie这种有泄露用户隐私可能的工具,让广告商更难跟踪用户并进行定向的广告推送。然而当广告领域的其他竞争对手无法使用cookie后,谷歌却能够通过这一生态中的其他方式来继续获得用户信息,这种利用自身优势地位的做法显然有失公平,无疑也是其竞争对手所担心的事情。

1111.jpg

那么如果谷歌最终被迫要出售Chrome,谁能够会成为买家呢?其实最开始我们就可以排除自成一体,且旗下已经有浏览器产品Safari的苹果。其次就是在这一方面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意图的亚马逊,并且同样以数字广告为核心的Facebook,或许也不会试图趟这趟浑水。


由此看来,微软或许会成为Chrome的潜在买家。毕竟在今年早些时候,微软方面已经在Edge浏览器上更换了Chromium内核,如果收购Chrome,不仅会给其带来渴望多年的移动市场入场券,或许还能恢复在PC浏览器领域的主导地位。

20201013222558_9309.jpg

除了微软外,甲骨文则或许也是有意图的买家之一。尽管这是一家软件服务企业,但甲骨文的很多业务及应用程序其实都是基于浏览器打造,如果能够控制浏览器的开发与安全特性,对其企业客户来说显然也有着不小的吸引力。而最后一种小概率事件,或许就是谷歌直接将Chrome开源,并贡献给开源社区。


当然,考虑到目前谷歌及美国司法部方面均未就拆分Chrome发表任何言论,因此谷歌方面到底会不会在此事上遇到这样的要求,还有待后期更进一步消息的确认。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踩(0)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大家都在看